取消食品GMP影響牛樟芝產品出口東協,衛福部推出審核認證解決貿易障礙

💎 品質行銷方案
將產品的檢驗報告刊登在網路上,藉由透明公開的方式,獲取品牌信賴度,並透過平台增加銷售 獲得更多資訊
🎁 檢驗報告公開的優質商品
集結檢驗合格的優質商品,隨時查看歷史檢驗報告,讓您安心選購,請點此 觀看商品列表

連結:牛樟芝產業發展受限 取消GMP標章影響大

連結:出口東協有解 衛福部認證取代GMP

食品GMP標章2015年因食安問題頻傳廢止,但東南亞國家審查台灣食品進口時,多要求廠商出示GMP,取消後導致食品出口東南亞碰壁,牛樟芝產品也成了受害者。對此,衛福部表示,已與東協國家達成共識,只要產品有衛福部認證即可進口,消除出口障礙。

珍菌堂集團控股公司國際事業部總經理劉文祥表示,牛樟芝是台灣的驕傲,應該走向世界。10年前他就把台灣牛樟芝菌絲體帶到馬來西亞銷售,公司為配合政府新南向政策,去年還到馬來西亞設總部,未來會延伸到菲律賓、越南、寮國、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但現在出現很大的問題,因馬來西亞只認可台灣的GMP標章,取代GMP的TQF標章還未受到國際認同,當初政府取消GMP後,公司業績瞬間歸零

珍菌堂國際事業部總經理劉文祥直言,自民國104年政府取消GMP標章後,牛樟芝在馬來西亞的業績全數歸零;台灣知名品牌雙鶴靈芝也在政府取消GMP標章後,完全無法出口東協國家。

康健生物科技股份公司董事長賴敏男指出,他是台灣第一家取得牛樟芝GMP標章的業者,當初申請到標章時銷路相當不錯,到外國販售取得不少肯定。但頂新魏家鬧出食安事件後,把台灣搞得雞飛狗跳,一顆老鼠屎就讓GMP連帶被取消,實在不合理。他要求政府理應恢復全球熟識的台灣GMP標章,別讓業者成受害者。

對此,衛福部食藥署副署長林金富表示,確實有許多業者反映,食品GMP標章取消掉後,外銷東南亞受到阻礙。行政院相當重視此事,他也跑了好幾趟行政院協調處理,更曾派員前往馬來西亞溝通,尋求解方。經過1年多的努力,馬來西亞政府已同意,只要產品有衛福部核發的審核文件,馬來西亞政府就認同並接受進口。

林金富指出,東協10幾個國家對於食品進口的規定都遵循馬來西亞規定,因此一致可獲進口,關節已經打通了,歡迎台灣食品業者自主向衛福部申請審核文件,取得這款「衛福部版的GMP」,解決南向難題。

南韓高麗參、紐西蘭奇異果都受到政府大力支持,但台灣最具特色的牛樟芝發展卻是處處受限,不僅90天毒理實驗大幅增加業者成本,更因取消GMP標章,造成產品無法銷往東南亞。社團法人台灣牛樟芝產業協會理事長林進忠期望,公聽會能推動政府訂定產品的國家標準,不僅保障消費者,也能讓產品能夠推廣到國外。

小編評:這個案子的前因後果,大家起看下列舊新聞說明喔。

保健品外銷馬來西亞受阻,我國提「二級品管」與「擴充方案」驗證解決問題

為協助保健食品外銷,業界積極籌組「臺灣保健食品工業同業公會」


連結:牛樟芝業者向政府請願 4日舉行公聽會

連結:來源合法、無毒 才考慮訂標準

牛樟芝業者呼籲政府訂定牛樟芝原料國家標準,提升國際競爭力,經濟部標檢局表示,2014年曾對此有過討論,但因原料來源的牛樟木遭農委會禁止砍伐,因此中止標準計畫,目前也沒有打算重啟,除非農委會方面先同意沒問題。工業局則說,業者須先提出牛樟芝具有獨特性商品地位,才有可能個案討論是否給予認證協助。

針對牛樟木盜伐的疑慮,林務局副局長楊宏志說:「以往不標售牛樟木,所以市售木材多有疑慮;去年首次公開標售牛樟木,業者可合法取得木材。」並未正面回答「盜伐疑慮是否已解決」的問題。

對於牛樟芝業者重提希望有國家標準與檢驗方法,標檢局官員直言,目前沒有考慮,國家標準技術委員會也沒有排定此議題審議。食品藥材的部分,標檢局還是得尊重主管機關意見,像過去訂過米粉國家標準,結果後來跟衛福部認定成分標準有差異,該局只能自行廢除。

官員說,除非農委會確認牛樟芝原料來源沒有違法問題,相關單位也確認人體食用無安全顧慮,才可能由標檢局進行研訂國家標準

連結:效仿韓國人參品牌 台牛樟芝業者望推標準化

1月4日立委吳秉叡集邀產官學舉辦「牛樟芝相關產品芝規範標準暨產業發展困境」公聽會,盼效仿韓國「正官庄」國家品牌,為台灣牛樟芝業者找生路。會後牛樟芝業者五大建言:

  • 一、政府應積極制定各項牛樟芝原料的標準,建立並分別不同培養方法的標準及檢驗方法,以免魚目混珠良莠不齊,缺乏國際市場的競爭力。
  • 二、切實執行90天毒理實驗規定並協助宣傳使消費者選擇符合衛福部各項標準的牛樟芝產品,避免服用不合格的產品誤導消費者,使得合法業者蒙受損失。
  • 三、重啟GMP標章,協助牛樟芝產業可順利進入國際市場行銷全世界。
  • 四、政府可考慮參考韓國正官庄及紐西蘭奇異果標章的模式,以合作社的方式將牛樟芝原菇原料做一標準化生產與統一銷售,提升並統一品質,建立產品標準化的基礎。
  • 五、政府應將各大山區的牛樟枯倒木雇請部落原住民做一整理並集中,做一整理並標售,不應任其在山中風吹腐朽,可考慮於標售時另徵山林復育費,交由部落原住民於原地種植牛樟樹,如此既可促進產業永續發展,又可以增加原住民部落的經濟發展。

至於業者呼籲政府仿效參考韓國正官庄及紐西蘭奇異果標章,將牛樟芝原料做一標準化生產與銷售。游振偉說,業者有出口行銷需要,需要政府協助做認證機制,是可以個別提出來討論,工業局會找衛福部商量。但前提也是該產業有獨特性,像是正官庄是因為人參是韓國特產,那牛樟芝是否具有台灣特色,還是國際業者都可以生產,都需要確認。

台灣牛樟芝發展30多年來起伏不斷,自2013年5月林口長庚毒物科主任林杰樑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牛樟芝有毒性」,頓時不少業者因此倒地、退出市場,牛樟芝業者形容這是「林杰樑浩劫」。而原本應該出面整頓市場的政府單位反而放慢規範化的腳步,2014年經濟部亦曾開會準備推出牛樟芝的國家標準,但3年過去了,至今沒有下文。

小編評:牛樟芝這產產品的議題大概不出:

  • (1)食用安全性,後來以90天毒理試驗解決。
  • (2)牛樟木合法如何取得,目前無解,一堆山老鼠橫行。
  • (3)出口驗證問題,如何讓外國政府接受這種產品。
 

檢驗項目查詢工具

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
Loading Disqus Comments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