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協助保健食品外銷,業界積極籌組「臺灣保健食品工業同業公會」

連結: TQF認證成絆腳石 保健食品外銷 大卡關(2017/07/14)

保健食品業者指出,由於台灣實施的是TQF認證,而非國際公認的GMP認證,導致產業外銷滯礙難行,眼見預估2020年達1,184億美元的保健食品商機就要飛了,業界目前正積極籌組「臺灣保健食品工業同業公會」自救,期望能殺出一條血路。生展董事長陳威仁表示,由於目前產業類別中缺「保健食品」科目,在無法籌組「同業公會」凝聚力量與策略下,8月2日將先成立台灣保健食品產業發展協會來暖。

生展董事長陳威仁指出,過去台灣也有GMP制度,但前幾年發生的塑化劑等食安事件,政府把製造廠查核由GMP改為委託民間組織的TQF認證,但全球都是公認GMP認證,台灣的TQF根本行不通,出口國的認證障礙、高關稅、原料素材源頭管理、國內食品衛生法規日趨嚴峻等問題,都明顯讓台灣保健食品海內外市場發展愈來愈困難。

飽受非國際公認GMP認證之苦的保健食品廠,目前在馬來西亞的雙鶴公司,雖然把靈芝打得很響亮,但因在台灣生產的靈芝沒有辦法拿到GMP認證無法出口,另外包括利得等牛樟芝廠商也一樣出現困境,積極搶進東南亞的葡萄王也只能先銷售原料。

除了保健食品外,麗豐-KY成功在中國打克麗緹娜品牌,目前擁有3,600家店面,是亞洲最大的連鎖通路店面廠商,董事長陳碧華幾年前本來規劃回台投資建廠,生產美容保養品外銷海外,卻也因沒有比較權威的GMP等認證,在無法創造產品差異化下只能作罷。

小編OS:提出一些看法,因為這篇新聞太多謬誤了。

我國過去實施的GMP制度並沒有跟國際GMP制度接軌,所以根本沒有新聞稿中說的我國過去的GMP轉型TQF,造成出口認證障礙的問題(小編覺得寫這篇新聞稿的記者根本沒搞清楚狀況),因為就算維持過去的GMP已無法受到外國承認,那個是台灣自己關起來玩的制度。(其實是有時空背景的,後來小編有弄懂問題所在,詳入下面新聞)

鑒於上面的說明,現在的TQF制度其實很積極想與國際接軌,目前鎖定與「全球食品安全倡議(GFSI)」結合,若成功的話以後可以與BRC、SQF等國際食品安全指標比肩,而TQF從2016年3月就開始啟動相關申請流程,只是還沒接軌上去,之前聽到最快是今年九月會接軌成功,小編樂觀其成。

再來,保健食品廠根本沒有強制要做TQF認證,實在搞不懂新聞稿中的業者在糾結什麼?如果想要與國際認證走進東南亞,為何不做好東南亞取向的清真認證?或著是直接申請SQF或BRC?至少做個ISO 22000吧?實在看不懂"台灣生產的靈芝沒有辦法拿到GMP認證無法出口"到底是什麼鬼?

我覺得這篇新聞只是借題發揮,想成立「臺灣保健食品工業同業公會」罷了!(小編沒有弄懂過去東南亞進口的時空背景,對不起眾多讀者)


連結:保健品外銷馬來西亞受阻,我國提「二級品管」與「擴充方案」驗證解決問題(2017/10/26)

台灣的保健食品十分受馬來西亞歡迎,包括雙鶴集團、賀寶芙公司、安麗公司等旗下產品。不過,過去馬國接受我國工業局授予的食品GMP認證,未料我3年前改用TQF證明後,馬國就不承認,只暫時允許曾獲取證明的舊產品輸入,新產品一律不得輸入,約影響20家業者。

呂在綸說,業者去年反映後,食藥署調查發現,我國二級品管驗證制度項目部分符合馬國的食品查驗登記要求,只要再擴充驗證即可。於是和馬國官方談妥,未來保健食品業者只要通過「二級品管」及「擴充方案」驗證,再向食藥署申請「營養補充食品外銷核備函」,就能向馬國NPRA提出產品外銷申請。

小編評:小編在三個月後的某篇新聞看到這個新聞的時空背景,過去馬來西亞真的有認可工業局授證的食品GMP認證,只是塑化劑事件後轉制民間的TQF反而沒有被認可,所以才會有上一篇新聞的說詞,因為新聞稿沒寫清楚前因後果小編也沒有查證所以做了錯誤的批評,感到非常抱歉…

檢驗項目查詢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