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藥署修正「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引發爭議,最終「氟派瑞」禁用於茶葉定案

💎 品質行銷方案
將產品的檢驗報告刊登在網路上,藉由透明公開的方式,獲取品牌信賴度,並透過平台增加銷售 獲得更多資訊
🎁 檢驗報告公開的優質商品
集結檢驗合格的優質商品,隨時查看歷史檢驗報告,讓您安心選購,請點此 觀看商品列表

連結:「菜洗久一點」蔡政府放寬農藥殘留20倍(2017/03/21)

衛福部食藥署上周三逕自公告放寬共農藥殘留容許量,修正內容共修改22種農藥於各類蔬果植物等農產品128項殘留容許量,包含萵苣從過去的不得殘留,放寬到10 ppm,並增訂小米、藜於雜糧類,落葵、麻薏等小葉菜類,該草案將進行為期60天的預告評論期。

國民黨立委陳宜民批,菜農常用達滅芬,原先標準規定不得驗出,但2009年改0.5 ppm,2012年又放寬為2.5 ppm,現在甚至放寬到10 ppm,完全無視滅達芬的毒性。另外包含澳洲、日本茶葉根本不能使用「氟派瑞(Fluopyram)」,其他水果如香蕉只有0.1 ppm,台灣卻一口氣放寬到6 ppm,尤其生菜沙拉的萵苣,「通常商家只會簡單清洗就直接給客人吃,無良一點甚至不洗,每天吃真的沒有問題嗎」?

小編評:看到這篇小編頭都暈了,不管誰執政,只要變成在野黨,都用一樣的手法操弄。這邊先附上法規給大家參考「106.03.1修正食品中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剩下的待會再解釋吧!

這篇報導用「逕自公告放寬」這種字眼,很明顯就是要修理人麻,農藥標準修訂這幾年來始終沒有改變過,就是草案→評論期→(修正)→發布,全都在TFDA首頁可以查詢,「逕自公告放寬」個屁啊!

連結:食藥署與農委會防檢局持續把關食品殘留農藥安全及植物保護需求(TFDA公告)

針對媒體報導增訂農藥氟派瑞(Fluopyram)在茶類之殘留容許量事宜,係依據農委會對於國內作物病蟲害防治及農藥使用需求,評估核准農藥使用方法及範圍,配合於後端訂定殘留容許量。依農委會所提施用農藥氟派瑞所採茶乾樣品之殘留量資料及建議值6 ppm,經估算國人由食品攝入之農藥氟派瑞總量在安全範圍內,故訂定農藥氟派瑞在茶類之殘留容許量6 ppm,修正草案於105年10月提送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委員審查後,於105年12月13日預告60天徵求各界意見,預告期間未接獲相關評論意見。故於106年3月15日正式發布訂定農藥氟派瑞在茶類之殘留容許量6 ppm。

依防檢局表示,有關訂定農藥氟派瑞在茶類之殘留容許量6 ppm事宜,係由業者向該局申請核准使用於防治茶赤葉枯病,該藥劑於105年9月13日經該局農藥諮議會針對其有效性及安全性審議通過後,才核准登記。該局並於同年10月將該藥劑相關毒理、殘留消退等以及建議訂定該藥劑於茶之農藥殘留標準為6ppm等資料提送食藥署進行安全評估。

有關農藥氟派瑞對於小鼠的腫瘤疑慮部分,由於該機制與人類無相關,經查美國環保署已將該藥劑調降為E級(對人類無致癌性)。

另,有關修正農藥達滅芬在半結球及不結球萵苣為10 ppm乙事,食藥署表示,係依據業者提送增修訂進口農產品殘留容許量申請案修訂,申請案經審查並經參考國際間標準,估算國人由食品攝入之農藥達滅芬總量在安全範圍內,修訂農藥達滅芬於不結球、半結球萵苣之殘留容許量10 ppm。

小編評:看看政府怎麼解釋兩種農藥放寬的說明,不要再被媒體帶風向啦。

連結:農藥殘留新增修訂標準引爭議 食藥署並將再邀專家研議(食力)

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指出,一般農藥殘留用量修訂是由農業業者提出農產品殘留容許量申請,經考量其在作物上使用的必要性後,進行後端的農藥殘留安全性評估,再提送至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會委員審查,而修訂的農藥殘留標準也參照國際間標準訂定。

此次達滅芬在半結球與不結球萵苣的農藥殘留量標準,便是業者提出進出口農產品殘留容許量增修申請後,而經審查評估後才修訂為10 ppm。對於達滅芬用於萵苣的殘留標準由6 ppm改為至10 ppm,引發部分認為是放寬標準的質疑,但目前國際間擬定達滅芬的農藥殘留量標準,日本同樣為10 ppm、歐洲為15 ppm、美國則為30 pm等,相較之下新修訂標準並未比較寬鬆,且殘留量會依各地氣候、作物、以及病蟲害等因素影響而有擬訂差異,新訂殘留量數值經安全性評估,因此無須過度擔心。

另外於農藥氟派瑞新增茶葉類之殘留容許量6 ppm,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指出,氟派瑞過去主要使用於果樹如荔枝、龍眼、木瓜等,而本次新增核准使用於茶葉類,是業者向防檢局申請使用於防治茶赤葉枯病,因此依流程同樣經田間試驗並經評估,一切依照標準流程進行。

而針對殘留容許量遭到質疑的部分,食藥署及農委會防檢局承諾在一週內邀請專家召開會議再討論研擬,也不排除有調整的可能。

小編評:這邊闡述了官員立法的思維邏輯,小編再補述:我國農藥殘留容許量採「正面表列系統」,意即未列表的農藥或未訂出標準的作物類別,都不得檢出,而所謂的不得檢出又參照「農藥殘留檢驗方法(五)」中各農藥的「最低檢出限量」做為有沒有檢出的依據,通常最低檢出限量落在0.01-0.03 ppm,所以未檢出要落在這個數值之下視為未檢出。但因為國內很多農藥其實是可合法投藥但卻沒訂出農藥殘留限量,所以造成前端使用合法但後端作物收成時會違規(因為不得檢出,標準超嚴),所以需要農民或盤商向政府提出申請哪些作物或哪些農藥要優先評估訂定標準,而每次訂出的標準大小不一,但多落在0.5-10 ppm間,所以很多媒體會抓著這一點打擊立法者說放寬標準。

此外,再說明,有時候農藥新標準的訂定是為了跟上國際規範,避免法規不一致造成貿易障礙(你的東西可以賣我、我的東西不能賣你的情形),像這次的萵苣是常見的進口蔬菜就是這類型的問題。外國因氣候病蟲害與我國不同,有些外國可用的農藥在我國並沒有訂定標準所以不得檢出,結果外國作物到我國後常常都被判為違規不能吃被丟棄,或著根本無法入關,所以業者會希望政府增訂標準,盡量達到國際法規一致性,方便進出口,所以才需要業者提出申請,符合社會實際狀況。而這種情形確實是會發生國內種植的同類型農產品農藥殘留量增加的情形,不過本來防治病蟲害用低劑量就可以了幹嘛噴那麼多農藥,又不是錢太多…

順道一提,這次爭議重點農藥「達滅芬」其實近年來在各國研究發現安全性高都陸續調高農藥殘留量了,台灣也只是順道跟進罷了。

其實立法訂定標準的行為,是為了解決實務上(無論是農藥田間施用或是進出口標準協調)的問題,政府不會知道業者面臨什麼問題,什麼又需要優先解決,才會有文中說得請業者提出申請,不過這樣的作為也常常被有心媒體解釋為獨厚業者、罔顧民眾健康…小編每次看到這種帶風向文,就會覺得這些媒體居心叵測啊,畢竟這些大媒體有過去案例也有認識專家,但是只餵養閱讀者片段知識,增加自己點閱率或,實在不可取又可悲。

連結:Re: [新聞] 吃菜配農藥?殘留標準放寬20倍食藥署挨轟(PTT文章)

達滅芬的MRL(Maximum Residue Limit)近幾年在國際間確實有不少更動,不論是歐盟、加拿大、美國、CODEX等都是,目前看來大家最近的更動時間是2015年,也就是說這標準在國際間已經至少執行1年以上了,如今2017台灣才要更動其實已經很保守了。而達滅芬其MRL的範圍依不同作物而不同,最高甚至可達80ppm,所以我想除非高於國際標準,否則沒什麼必要這樣妖魔化,畢竟台灣是個出口導向的國家,你的標準若無法與國際標準接軌且背離太遠,那就只是讓大家生意難作而已。

最後回應myIDis7:這種會長期食入的東西沒人在管LD50的,LD50是指你不小心吃到或拿他來自殺時,到底有多容易讓你掛掉用的,長期食入的要看NOAEL(no-observed-adverse-effect level)。根據NOAEL的定義就是在這劑量以下,即使長期暴露也不會發生危害,而MRL(Maximum Residue Limit)在訂定時,就是靠NOAEL的數據,配合攝食模型,與風險因子等因素後訂出來的,所以農藥殘留的風險其實看MRL就行了,不太需要特別去找出NOAEL來討論。

資料來源:歐盟農殘法規CODEX農殘法規加拿大農殘法規美國農殘法規

小編評:這篇就是典型的高手在民間。

連結:放寬兩項農藥殘留容許標準引爭論 食藥署承諾本週再研討(上下游)

會訂定這樣的殘留標準,是因為業者提出申請,在農委會評估前端農藥對於國內病蟲害防治及農藥使用需求後,食藥署在負責做後端的殘留評估,該項修正草案在去年十月送交「食品衛生安全與營養諮議委員會」審查後,在12月13日開始預告60天徵求各界意見,但在這段期間內均無接獲異議,食藥署才會在3月15日正式公告。

至於這兩項農藥為用途為何?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則解釋,業者提出氟派瑞的申請,主要是用在防範茶樹的赤葉枯病,此種農藥可以混合劑的方式使用,對於病變有不錯的防範效果,使用劑量也不會超標,先前早已用在木瓜、荔枝、龍眼等作物上;對於立委質疑此藥會造成甲狀腺腫瘤以及肝臟腫瘤等問題,馮也解釋美國環保署已經在該藥劑調降為E級,代表只有對實驗鼠類較為敏感,對人類則無致癌性。

達滅芬部分,該藥屬於廣效性的殺菌劑,屬於史托比系(strobilurins)藥劑,主要是防範防葉菜類疫病和露菌病,國內早有多樣蔬果開放使用,訂出與日本相同的標準,也是在通過田間藥效實驗、殘留實驗後,確認可以達成田間病蟲害防治目的,且不會超量殘留使用下,才會核准通過。

小編評:我覺得行政流程上,也沒有什麼疏失啊!

連結:FB觀點-何浩

評論前請先思考這幾點,先說明,沒有標準答案。

  • 現行農業生產狀況,多數是慣行農業情形下,農民有用藥需求,如果你是行政機關,該如何思考?
  • 我們對於農藥經由科學、風險、專家評估的方式,是否覺得合理?如果不合理,那要以農民的想法合理?還是消費者合理?或是有更好的評估方式嗎?總不能說叫全國人民投票表決,農業上是否應該使用化學性農藥?
  • 近年氣候變化造成農友災損頻傳,如果你是農友,已經損失了幾次收入,或是收入太低,當有機會生產賺錢時,卻突然病蟲害來襲,我該不該用藥盡量確保收成?
  • 先說明,個人就算弄農場,是不用化學性農藥的,但並不代表我會否定別人使用農藥。
  • 也不認為,把事情說成都是官方沒做,所以老百姓很辛苦,我覺得該從本身想想,我們的消費行為是不是無形中,造就了這個市場機制呢?而生產者辛苦是沒錯,但我們是否有更好的方法,找出合作存活的道路?
  • 而這條道路,如果變成生產者唸消費者不懂農業辛苦,消費者唸生產者不懂食安,那只會持續對立吧。

個人想法評論:

  • 農藥主要是殺特定種類的蟲、菌,但害蟲、菌可能吃很多種作物,但只有A作物能噴,B作物不能噴,為何?要看有無做評估,評估完了,就會公告出來。
  • 不然有許多作物,按照之前法規,是完全不得使用農藥,因為沒規範,問題是栽培上原本就會使用,而且長久以來都有在用,現在立規範後,才能讓那些作物的農友有農藥可使用
  • 最有名的案例就是地瓜葉,記得好幾年前,是沒有任何推薦農藥能使用,造成農友生產沒有合法藥劑能使用,後來才訂定延伸使用的。
  • 你要跟我說地瓜葉很好種,應該不用噴藥阿?這應該考量種植地域、鄰近病蟲害狀況、施肥用藥、土壤狀況、作物品種等因素來判定,我不覺得一個案例,就可以代表眾數。
  • 如果我們覺得要支持不用農藥的生產,那可能先從了解現況開始,以及了解每段訊息的意義開始,再去討論是否較好?

小編評:非常同意這位先進的說法。臉書上總是有人很認真在討論這些政策邏輯依據,真希望大家都能看看這些論述。

連結:FB觀點-郭華仁老師

以下的分析顯示,這次農藥殘留允許值的修訂,應該不會像媒體所報導的那樣「恐怖」,不過卻也顯現官方的作為仍嫌保守。既然食藥署已經表示要再檢討,這裡就提供幾點建議供食藥署與防檢局參考:

  • 對於新增殘留允許值部分,雖然大多不比美國者寬鬆,但仍應比較歐盟的規範仔細檢討。若有較他國寬鬆的地方,應該公開專家討論的根據數據,以昭公信。
  • 對於類尼古丁農藥,最好能比較歐盟,適度禁用。
  • 針對各種具環境賀爾蒙作用的農藥,應積極蒐集相關研究報告,並擬定管理辦法。(這或許應要求環保署進行)
  • 針對農藥的雞尾酒效應,食藥署應該考慮如何據以作為管理的依據。
  • 防檢局應蒐集各國農藥管理法規,以修訂出更為嚴格的農藥管理使用法規。

小編評:老師這篇寫得很長,可以點進去看完整論述,我只節錄前半段。

連結:殘留農藥放更寬 主婦聯盟提五質疑(2017/03/22)

主婦聯盟說:

  • 食安蒙陰影,政府持續放寬多種農藥殘留容許的結果,經常作為生食的結球萵苣類蔬菜,經此公告後合法使用的農藥竟然已經高達47種,這些農藥也許單一藥種都沒有超標,但多種農藥的交互作用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主管機關可曾評估其安全性?有些農藥可經水洗清理,有些無法,請問民眾究竟如何才能安心食用?

小編評:農藥雞尾酒影響目前無實際評估方式,也沒有指標性的報告,所以這塊真的還沒評估(就小編知道),而有些農藥水洗有些不行,這些毒試所都會評估,應該不用擔心。

  • 生態遭毒害,目前已有數項國內外研究指出農藥益達胺會破壞蜜蜂的生態,但此次修正卻又增加益達胺可以使用的品項,此舉將可能使蜜蜂的生存條件更形艱困,試問主管機關是否有評估過相關議題?

小編評:確實外國有在討論益達胺對蜂群的傷害報告,而且歐盟真的也常是降低益達胺的使用量(請見iQC舊聞:研究顯示,新菸鹼類農藥影響蜜蜂學習記憶,阻止蜜蜂震動採粉),我國則目前並沒有禁用的打算,目前農委會正在建立農藥使用回溯評估機制,仍在評估是否會毒害蜜蜂…

  • 為進口鋪路,對於台灣無經濟種植的熱帶水果紅毛丹,也在此次增修中增加數種農藥殘留容許量,此舉是否在為未來進口鋪路?

小編評:當然是因為進口啊,這些開放項目的需求是業者申請要求政府評估的,當然是為了進口,核可安全的產品不讓人進口不合理吧。

  • 預告偷偷來:此次主管機關公告大幅放寬農藥殘留品項,宣稱是在去年12月13日預告60天蒐集意見,但主婦聯盟搜尋主管機關網頁的公告頁面後,並無發現相關預告資訊,令人質疑其預告程序是否剝奪民眾陳述意見之機會。

小編評:明明就有,我就有看到,只是現在食藥署首頁改版很多舊資料撤掉了,主婦聯盟完全狀況外。

  • 還要修更多:食藥署3月13日衛授食字第1061300148號預告修正「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第三條附表一、第六條附表五草案中又增修訂亞滅培等41種農藥共351項殘留容許量,此次預告僅調降加保扶14品項、丁基加保扶4項,取消護汰寧在葡萄柚的使用,其他300多項都是放寬增加農藥使用,這樣短時間大幅度地放寬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令人質疑政府維護民眾食品安全之決心,食安五環不進反退?

小編評:真是來亂的,這些決多是過去沒管制列為不得檢出的品項,但卻是種植時和可用農藥,當然要加緊訂出規範啊,不要鬧了好唄!這五點裡面,我只覺得第二點有實質意義,其他我覺得都是來亂的。

連結:自由開講》造謠不停,闢謠不易(2017/03/22,一級嘴砲技術士)

農藥的檢驗基準調整,是根據醫學研究和儀器精確性而調整,以前藥劑剛研發出來時我們對他不熟,所以很保守地先認為它有害,後來追蹤研究後發現沒問題,進而提升檢驗的基準值。儀器也是一樣,精密的儀器都有其極限在,能檢驗到的數值越來越細微,以前驗不到的,現在隨著儀器越來越精良,很多成分都能驗得出來。這個世界上只有「驗的到」和「驗不到」,並不存在「零檢出」這回事。

小編評:一級嘴砲技術士也受不了這波亂七八糟帶風向的新聞了。

連結:農藥氟派瑞殘留標準放寬 證實是由「農藥商」提出(2017/03/23)

其中氟派瑞(Fluopyram)一舉開放到6ppm,甚至高於國際標準,對此,防檢局毒物防治組副組長劉天成今(23)日坦言,氟派瑞標準放寬是由農藥商提出。

民進黨立委蔡培慧表示,茶葉是樹葉,民眾攝取後,農藥殘留比例會更多,對健康影響更嚴重,質疑是農藥商要求放寬氟派瑞容許量,加上決策過程沒有找農民討論就開放,痛批「食藥署的做法完全是傷害茶農,外國也會對台灣的茶葉有安全疑慮。」

對此,食藥署食品組組長潘志寬表示,用藥是農藥業者提出申請,但用藥是為防治病蟲害,各國的作物種類不同,蟲害、天候地理都不一樣,因此訂定標準也會不同。

小編評:執政黨也出來秀下限啦,農藥評估政策本來就是循序漸進的,必須把評估資源放在有市場需求的部分,不然政府怎麼可能知道要先評估哪一隻農藥用在哪一種作物上(台灣媒體一天到晚都在大政府思維邏輯,以為政府萬能設麼都會知道),最快最直接的方法當然是叫使用端提出申請,要嘛就是藥商,要嘛就是盤商跟進口商,正根本正常啊!

連結:3/24農藥使用及殘留容許量研商會議會議資料(2017/03/24)

小編評:農藥使用及殘留容許量研商會議會議資料,如照片資料,大家自行參考,看看農藥評估實務面的東西吧!

連結:暫緩實施茶葉中氟派瑞之殘留容許量(2017/03/24,TFDA公告)

行政院食品安全辦公室、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及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於今(24)日下午特別邀集毒理學、毒物學、植物病理、食品科學、醫學領域等之相關專家學者召開會議,就本案所涉及之科學依據及審查程序進行研商。經專家會議檢視氟派瑞於茶葉之毒理、殘留試驗、殘留標準評估等資料,認為氟派瑞核可使用於茶樹符合國內法規及國際對於農藥登記之原則,且其殘留容許量之訂定符合國際標準訂定之原則。惟因近期各界意見反映,為了重視民意,加強溝通,減少不必要的誤解,食藥署3月15日公告茶葉中氟派瑞之殘留容許量乙事,暫緩實施。

連結:文青別鬼扯評氟派瑞暫緩實施(2017/03/25,文青別鬼扯)

堂堂以專業著稱的食藥署,凡事都強調要尊重專業、注重科學證據的食藥署,自己邀集專家學者開了一個會,而且與會專家還擴及毒理學、毒物學、植物病理、食品科學和醫學領域。會議結論也很清楚顯示,「氟派瑞核可使用於茶樹符合國內法規及國際對於農藥登記之原則,且其殘留容許量之訂定符合國際標準訂定之原則」。

結果哩?結果食藥署自己居然放棄專業,改為尊重他們眼中的「民意」。請問食藥署到底是行政單位,還是民意機構?如果到頭來就是尊重民意,那你還花時間、花出席費車馬費開這個會幹啥?

小編評:唉,真可憐,專業走到這一步,只能被輿論風向牽著走,以後還會有專家願意出來幫政府背書嗎?

連結:農藥殘留標準放寬 風險評估黑箱作業!?(2017/03/25,消基會)

消基會呼籲政府機關:

一、食藥署與農委會應公開本次農藥殘留標準的風險評估過程,提供完整實驗報告,以及參考了哪些「國際間標準」,讓民眾清楚知悉。

二、食藥署與農委會應完整說明,訂定單項農藥容許限量,是否已將國人平均攝食量,以及與其他種農藥交互作用對人體所造成的可能影響列入評估?

三、農藥殘留容許限量應否放寬之議題僅係保障消費者食安之其中一環,標準制定及修正後如何落實檢驗稽查及市場回收機制尤為重要,食藥署及農委會應對外說明標準修正後,將採取何具體督促業者正確使用農藥範圍與用量,及有效稽查執行等相關作為,以免增加消費者潛在的食安風險。

小編評:有講像沒講一樣的消基會新聞稿…

連結:毒物專家:行政團隊根本豬隊友(2016/03/26)

會議主席、農委會前農藥毒物試驗所長李國欽說,農藥殘留訂什麼標準,研商會9專家學者沒一位質疑標準不對,只是檢討風險溝通,不知食藥署受到甚麼壓力,還是為執行方便考量喊卡,但這決定跟原本的專業、科學已沒關係。

小編評:看到這種報導就不爽,中時還不是一開始在帶風向,現在又全面導向行政團隊問題一堆。

連結:林弘仁:農藥風暴,毀的是農藥還是台灣農業?(2017/03/27)

開放更多低毒性的農藥供農民使用,然後逐步淘汰高危險的藥劑,是社會應該要支持的政策。而開放新藥跟新範圍,便是為了逐步改善農藥使用的環境。尤其是新的藥劑開發,平均每個成分都要花上十億美金以上的成本,並非國內廠商有辦法負荷,因此引進國外的藥劑是必須的。

加上,台灣向來自豪農產多樣性高,這個自豪之處反倒在農藥管理上面成為嚴重的問題。當廠商評估這個使用範圍無利可圖的時候,不會主動去準備資料作開放申請,但是農民實際上有使用的需求;若沒有核准範圍的時候農民不是忍着不用,就是偷偷的用。像是最近國內栽種很多的紅龍果(火龍果),其在蟲害的防治藥劑上,選擇性就很少;要農民在其他替代的少數藥劑中輪流使用,可能還會引起病蟲害的抗藥性,導致農藥的效果變差,甚至在根瘤線蟲這個嚴重危害紅龍果產量的病害上,目前還沒有任何一種合法登記藥劑可以使用。

小編評:這一篇是近期相對寫得好的文章,觀點多元,內容完整,給大家參考。

連結:氟派瑞爭議追追追:讓農人苦惱的茶赤葉枯病是什麼?(2017/03/27,農傳媒)

赤葉枯病主要危害葉片和幼嫩枝條,罹病葉片一開始會出現黃綠色塊狀斑點,後擴大成轉成赤褐色,幼嫩枝條罹病後則會變成黑色,容易折斷。換句話說,罹病的茶樹基本上已經沒有經濟價值了。在阿里山種茶的林姓婦人表示,若一直下雨,就很難防治茶赤葉枯病;華剛茶葉副總經理杜蒼林則說,赤葉枯病是常見的病害,必須提前防範,在太高溫多濕時噴殺菌劑預防,否則若罹病不只一棵樹死掉,真菌會隨著空氣飄散,嚴重的話整片茶園都不用收成。

目前核准可用在茶赤葉枯病的成品農藥有22種﹙含4種混合劑﹚,但許多的主要成分都是同一種,只是劑型、濃度不同,若以種類來分,林秀橤表示,目前大約只有6種作用機制。
其中有8種核准藥物都屬三唑類﹙含混合劑﹚,這是一種廣泛使用的殺菌劑,可抑制病菌內的吸器,干擾正常發育,破壞菌絲、孢子生成,對許多真菌病害防治效果很好,目前茶農最常用的農藥待克利、得克利即屬此類。

不同農藥有不同作用機制,也就是抑制病蟲害的方法,若經常使用同一種作用機制,容易出現抗藥性,林秀橤說,通常會建議農民至少輪替4種作用機制以上的農藥,若經常輪替、使用方式正確,可以用個20年以上沒問題,反之只用一、兩種作用機制,連續三、五年,一定會產生抗藥性。

小編評:增加背景知識。

連結:農藥歸農政管?農委會:雙邊整合要到位(2017/03/26)

農委會下午表示,下週跨部會討論時間還沒決定,但是農藥管理,未來一定會是衛生福利部食藥署管理對人體健康的專業方面,以及農委會負責對農作物病理影響的專業方面,這兩方面的專業確實整合到位後,對外公布。

連結:食藥署籲農藥管理一條鞭(2017/03/27)

食藥署長吳秀梅指出,目前農藥管理是雙頭馬車,前端業者向防檢局申請後,評估是否准用屬該局權責,且防檢局還會依據業者提出的資料,計算出農藥殘留標準的建議值,提交到食藥署由專家討論,最後訂出殘留標準。為避免政策擾民,本周跨部會會議時,她將提議農藥改採防檢局一條鞭管理,從受理申請、核准到訂定殘留標準都全權負責,強化政策溝通效果。

防檢局局長黃㯖昌指出,現行制度沒有什麼問題,前端和後端分別由防檢局和食藥署負責,甚至還多了一層把關,鄰近國家日本的農藥管理方式也和我們類似,前端農業使用是由農林水產省訂標準,後端產品上市的農藥殘留容許量則由厚生勞動省管理。

小編評:豬隊友出現啦,現在把它拆成單邊管理一點意義都沒有啊!

連結:用於番茄、葡萄的新農藥無檢驗方法?食藥署回應了(2017/03/29)

食藥署在3月15日公告增訂22種農藥在128項蔬果的殘留容許量,遭立委陳宜民爆料的2款農藥分別為用於番茄、辣椒的「氟速芬」與用於葡萄的「普快淨」,被質疑訂出檢驗方法就先公告。

食藥署研檢組科長廖家鼎表示,目前這兩款農藥市面上都買得到標準品,食藥署也正在建立檢驗方式,但因將單項農藥納入多重農藥檢驗,需要經過2個月預告,再召開專家諮詢會議,最快要等到7月才能公告,屆時的檢驗方法,就會從310項增加到365項

連結:氟派瑞傳影響葡萄產量 台農委會:待確認(2017/03/29)

最先質疑新農藥氟派瑞開放用於茶葉、對食安不利的立委陳宜民,今天再質疑氟派瑞2015年在義大利、瑞士等國被用於葡萄上,之後造成減產問題。陳宜民質疑,為建議氟派瑞用於茶葉殘留值為6ppm,田間試驗計有十幾場的報告資料做為參酌,但是只有1場報告是在台灣進行芒果試驗所得結果;而且農委會訂定建議殘留值,是採用廠商拜耳的報告。全台有30多家田間試驗場所,為何使用藥廠的試驗報告,有球員兼裁判之嫌。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說,立委剛剛講的是藥效田間試驗,但是農委會在講的是毒物殘留影響試驗,是由農委會藥毒所做。藥毒所所長費雯綺補充,田間藥效試驗可由防檢局認可的30多個單位執行,約在民國98、99年起施行,包含各農業改良場、農學院校等,拜耳也是被認可的單位之一。由農委會藥毒所執行的殘留量田間試驗,跟前述的試驗不一樣,這個試驗是要取得優良實驗室操作規範(GLP)認證的實驗室才能執行,這部分藥廠沒獲認證,所以委託藥毒所執行。

小編評:不要張飛打岳飛,搞不清楚狀況啊!

連結:科學輸了!食藥署不敵政客引發的民粹(2017/03/30,食力)

連結:食藥署今預告廢止氟派瑞在茶類容許值 農委會做六大承諾提高食安風險溝通(2017/03/30,上下游)

連結:預告刪除農藥氟派瑞於茶類一項殘留容許量,政府均依程序增修訂農藥殘留標準(2017/03/30,TFDA公告)

食藥署於2017年3月30日預告,將刪除氟派瑞於茶類中之殘留容許量,此草案會進行為期60天之預告評論期,廣蒐各方意見後若無異議將正式刪除。食藥署副署長林金富在記者會現場強調,氟派瑞於茶類中之殘留容許量是經過謹慎的科學評估後制定的,完全沒有食安問題,但最終決定刪除,是因為與民眾的風險溝通不足。換句話說,也就是無論憑藉著多少專業科學數據,最終一切還是敵不過因為政客不依理性訴求所帶動的民意反彈。

此次針對22種農藥於128項農產品之殘留容許量做修訂,其中只有4項是進口業者,另外124項都是因為國內有用藥需求才修訂的。不過許朝凱也坦言,這是食藥署成立以來第一次公告修訂後卻又刪除。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則說明,此次修訂是為了讓低風險的農藥可以合法使用,來取代現在所用的一些風險較高的農藥,例如台灣現在用來殺線蟲的藥都是具有毒性的,因此才希望風險較低的農藥,絕非如外界所說是受到業者或是國際的施壓。

小編評:接下來還有專家敢幫政府審查或是評估嗎?

連結:撤除氟派瑞公告 拜耳:恐衝擊新藥引進(2017/03/31)

台灣拜耳今天下午發表聲明,針對政府撤銷原先准用公告表示遺憾,拜耳所有藥品都是依循政府的規範,包含登記申請、病蟲害審核標準、文件等,都依要求進行科學審查,且農藥殘留容許量是政府高度管理項目,過程嚴謹,如今,政府站在作物保護與民眾健康把關,拜耳信任並尊重專業決策。不過,政府這次取消公告,恐衝擊農業新藥引進,其他藥廠引進新藥恐受到影響,拜耳表示,將持續與主管機關溝通。

小編評:喔,原來這支農藥的衍伸應用是由拜耳申請的啊!

連結:防檢局擬修農藥管理法 新藥申請先聽外界意見(2017/04/04)

防檢局指出,根據日前的專家會議和公民團體提供的意見,目前已在研議農藥登記申請機制的修正,不排除提出農藥管理法的修法;業者申請一件農藥登記須耗費上百萬元,以及數以年計的漫長研究時間,因此會確定科學資料合理、通過機會大的才會進行田間試驗和送件。

修正後的農藥申請登記機制也不能跟國際上差距太大,不能讓國際上覺得有太大的不確定性或由黑手操控的可能,因此還是要維持科學性,要重啟評估都要有科學依據。否則會造成業者不願意把產品拿到台灣登記,較新、較安全的農藥不來台,農民又有使用上的需求,怎麼辦?

防檢局將農藥依毒性訂為極劇毒、劇毒、中等毒、輕毒以及低毒等5級,其中最毒的極劇毒目前都已不能進行新藥登記,但目前還有11種正在使用,未來將逐步淘汰。

小編評:農委會說明自己的立場。

連結:【公民寫手】從氟派瑞事件 來看台灣農藥集體恐慌(2017/04/03,上下游)

摘要:我們不要反對農藥殘留,而要反對不安全的農藥殘留。本次氟派瑞事件,一切經過科學證據的審查、研究,在茶上訂定之殘留標準,皆在安全總量管制下,距離安全的量,還有100倍的空間。法規皆是建立於科學依據之上,以最嚴格、保守的態度,把關農藥殘留帶來的風險。

面對未知的領域,民眾難免恐慌,其實不能怪社會大眾,農藥廠商也從來沒有花心力和社會溝通。但若民眾在食農教育上,有毒理基礎,且理解農藥管理的總量管制概念,就能理解這一整件事情是合法、合乎科學、無安全疑慮。

連結:郭華仁/我們可以從「農藥殘留容許量爭議事件」學到甚麼?(2017/04/05,上下游)

農委會提出六點結論,包括:加強風險溝通、公開新藥申請、完整揭露新藥背景資訊、建立跨部會食安平台、詳細說明政策、儘速推動《植物醫師法》等。在這過渡期間,除了六點結論外,官方的審查仍然有待加強,包括定期檢視期刊論文所刊出的文獻並主動檢討農藥適用性,環境賀爾蒙與雞尾酒效應也應納入考慮。此外毒理試驗專長其實是食藥署的本行,而環保署也應負起環境毒物學的把關責任,因此審查管理流程可以重新檢討。更重要的是要能體認農藥沒有未來的趨勢,逐漸縮減農藥的使用,方能達到農業永續經營的地步。

連結:如果農藥都有身分證,毒性藥理好查易懂,是否會減少恐慌?(2017/04/06,上下游)

目前較為完整的農藥資料系統,為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建立的農藥資訊整合檢索平台」輸入農藥的普通名稱(例如:益達胺),可以查到此農藥的植物保護資訊、農藥廠商、許可證、藥害發生地點等等。但若想要更詳細了解農藥的使用範圍,必須上防檢局的農藥資訊服務網」。在「登記管理」條目下「登記農藥查詢」,輸入農藥名稱後,可以查到核准使用此藥的作物種類、使用時機、用量與稀釋倍數,和注意事項等,也可看出個別項目是否為延伸使用。有關農藥毒性與安全資訊,則必須連結同一個網站的「毒理資料庫」條目,連到「農藥安全資訊資料庫平台」,輸入農藥名稱後,可以看到此藥的毒性資料與毒理數據,選擇「匯出農藥安全資訊」。或是選擇「GHS化學品全球調和制度」條目,選擇農藥MSDS範例,也可下載某項農藥的安全資料表。

農藥罐上會以紅色、黃色、藍色、綠色的背景色帶,來代表劇毒、中毒、輕毒、低毒的農藥,讓農友方便辨識。但一般民眾並無類似的簡明資訊可以參考,所有農藥皆等同於「毒」的負面印象深植人心,也難怪生產者與消費者對於農藥的認知出現極大歧異。

除了已登記的農藥查詢系統需要整合、資訊解說需更平易近人,以提高民眾理解、降低多餘疑慮之外,新藥上市前審核過程,也亟需公開透明。以目前的農藥查詢系統,皆無法查詢到有哪些新藥正在申請,試驗做到哪個階段、由哪些試驗單位執行等資訊。以致於當有新藥開放,即便經過專家重重審核,仍易引起反彈聲浪。

小編評:在溝通會議後的一些網路評論,給大家參考。上下游這幾篇文章寫得很棒,建議點進去看全文說明更清楚喔。

連結:大動作澄清 食藥署:農藥標準未比國際寬(2017/04/11)

連結:農藥放寬超標歐盟千倍?衛福部、農委會說話了(2017/04/11)

有媒體報導食藥署放寬8種水果農藥殘留容許,比歐盟標準寬鬆千倍;食藥署、農委會今天澄清,各國作物需求、攝食習慣不同,台灣沒有比國際寬鬆;台灣評估農藥殘留的方式跟國際一樣,但因農作栽培、取食不同,參數不同,會導出不一樣的標準。如農藥普拔克,歐盟訂定可在羽衣甘藍殘留20ppm,但在台灣並沒有訂羽衣甘藍標準,採用檢驗極限值0.01ppm為限。若以此為例,歐盟高於台灣2000倍,「這樣的比喻不恰當、也不科學」。

食藥署食品組長潘志寬補充,此次主要是因應土壤性的病蟲害而調整,強調對於農藥殘留容許值的訂定,在收到的相關的資料後,會送給食安相關審議委員會審查,待有形成共識,確認無危害健康的風險,進而修正,有一定的把關程序。

小編評:啊,澄清不完啊!

連結:放寬農藥殘留又挨批 食藥署澄清(2017/04/26)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表示,食藥署3月宣布放寬22種農藥殘留量,除了氟派瑞用於茶葉暫緩實施外,其他照常實施,其中農藥「普拔克」更從不得檢出放寬到木瓜、百香果、芒果、荔枝10ppm,相當放寬1000倍,呼籲政府不應開放使用農藥,消費者也應抵制。

衛福部食藥署表示,國內農產品殘留農藥管理是由農委會及衛福部分段管理,核准農藥使用及殘留容許量等訂定,均依循國際評估原則及作法,「普拔克」從不得檢出到放寬至10ppm,相較歐盟核准用普拔克於白菜、菠菜、青蔥等蔬菜標準20至40ppm,台灣僅核准用於水果的殘留量為9至10ppm。

小編OS:從未評估到有評估,然後把安全的農藥納入使用真的不行嗎?

如果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連這種基本的道理都不懂,談什麼國家政策?把偵測極限和殘留量攪再一起,混淆視聽的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延伸閱讀:農傳媒:弄懂農藥殘留從0.01 PPM調整至10 PPM所代表的意義)。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支持核電,但是覺得開放較安全的農藥是錯的,小編也覺得呵呵呵呵呵呵呵(小編沒反核唷)。

連結:農藥氟派瑞之爭 食藥署公告茶葉不能用(2017/06/29)

連結:刪除農藥氟派瑞在茶類之殘留容許量(2017/06/29,TFDA公告)

食藥署今年原宣布增定農藥氟派瑞使用於茶葉有6 ppm殘留容許量,但引發爭議。食藥署今天正式公告,刪除農藥氟派瑞在茶類殘留容許量。

食藥署食品組長潘志寬表示,預告期間接獲來自農藥登記業者、茶農、農藥販賣業者、植物保護相關公會、學者及外國商會等意見,主要建議依循科學評估原則,應維持氟派瑞准用於茶葉;農藥登記業者也提出延長該農藥在茶作物的安全採收期,盼評估殘留容許量,不過,考量消費疑慮、重視民意,加強溝通,以避免不必要的誤解,綜合各方意見,先刪除氟派瑞在茶葉的殘留容許量。

小編評:簡單來說,民粹打敗了科學憑據,真可悲。

 

 

檢驗項目查詢工具